针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针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五宗罪揭揭南昌学校短信平台运营黑幕

发布时间:2020-02-11 07:45:30 阅读: 来源:针阀厂家

连日来,本报就南昌市各中小学校,甚至幼儿园“绑架”学生家长要求开通短信平台的乱象进行披露后,在学生家长中引起了强烈共鸣,家长们对这种强制短信是“敢怒不敢言”。14日,仍有不少家长反映自己的遭遇,他们怨声载道,纷纷声讨短信平台的“数宗罪”。记者调查发现,此类短信平台普遍是由南昌市网上家长学校负责推广,其业务又是由苏州东大智能系统工程有限公司负责经营。有读者向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南昌市中小学生家长全开通短信平台,仅单纯收取家长的短信费,这项业务的月收入就可高达上千万元。难怪一些部门和人员乐此不疲为学校和家长搭建短信平台,收费之后又无视服务。

南昌市网上家长学校负责推广

南昌各校为家长开通的短信平台所呈现的乱象被本报披露后,特别是一些学校称是执行上级指示,让不少读者提出质疑,认为这背后有可能存在部门之间的利益勾结。

昨日,有读者向本报曝内幕称,这类短信平台经营是由南昌市网上家长学校负责在全市中小学幼儿园推广。记者在采访许多学校后也证实了读者的说法。

南昌铁路一中政教处的一名工作人员说,短信平台不是学校的行为,家长有问题,可以找南昌市网上家长学校,是他们在推广这项业务。在记者随后的采访中,其他学校也给了同样的答复。

有读者向记者报料称,南昌短信平台实际上主要是由苏州的一家公司负责经营,该公司类似SP商,短信费都是该公司收取。

“苏州东大”背后运营

对于读者的爆料和学校的说法,记者对南昌市网上家长学校进行了调查。

在一政府网站记者找到了一份南昌市教育局关于同意与苏州东大智能系统工程有限公司合作成立南昌市网上家长学校的文件,该文件清楚地表明,南昌市网上家长学校是由苏州东大智能系统工程有限公司联合南昌市教育局、南昌市妇联联合开办,但文件批复上注明:网上家长学校为民营非企业、纯公益性学校。

记者在南昌市网上家长学校网站下方看到,该网站的经营许可证编号为:苏B2-20080051,该经营许可证编号与“苏州东大”经营的苏州网上家长学校为同一号码。

记者通过网络搜索发现:“东大智能系统工程有限公司是从事教育信息化服务的专业公司,拥有国家颁发的全国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公司主要面向学校、老师、家长、学生提供系列教育类产品和服务,在多个省份开展业务,家校通等多个项目已成为全国首屈一指的行业龙头。”

背后利益令人咋舌

当日下午,记者采访到南昌市网上家长学校的雷校长,他说,南昌市网上家长学校由南昌市教育局、南昌市妇女联合会共同创办,属于公益性学校,为了方便学校与家长沟通,搭建了一个“家校互动平台”,老师、学生、家长都可以上网进行沟通和互动,完全属于免费的。对于收短信费行为,该校长则多次强调说是通信运营商的事情,和网上家长学校无关。

在记者追问后,雷校长称,苏州东大智能系统工程有限公司负责技术方面的支持。而学生家长认为,每个月支付10元短信费后,得到的服务却不尽如人意。当记者问能否退费时,雷校长称家长可以拨打4008877898提出。记者拨打了4008877898,工作人员称该号码是苏州东大智能系统工程有限公司的全国服务热线。

有知情人士昨日告诉记者南昌家校短信平台背后的运营内幕。首先“苏州东大”联合政府部门成立网上家长学校,然后打着网上家长学校的招牌,甚至是教育局的招牌,到各学校推广家校互通短信平台项目。由学校组织班主任向各班学生和家长推广,学校则把家长手机号码报送给“苏州东大”,“苏州东大”则通过各通讯运营商向家长(手机用户)收取每个月10元的短信费。最后“苏州东大作”为SP运营商和通讯运营商联合分成,分成比例从90%到10%不等。但这一说法,记者在随后的采访中没有完全得到证实。

然而连日来上百名家长的来电投诉中,众多家长认为所谓的“沟通短信”只是骗人的谎言,其背后的实质是为了赚取高额的利润。有读者算了一笔账:按照每个学生的家长每月向SP商支付10元的短信费,南昌市有100万名中小学生,则总收入可高达每月1000万元,一年的收入过亿元。

记者了解到,实际上,目前南昌市各中小学校,以及幼儿园、中职共有145万名学生。南昌市有着如此庞大的一个中小学生群体,这么巨大而诱人的经济市场,不能不让人垂涎三尺。除了SP商得到巨额利润外,这背后到底还“肥”了谁?是否真是一些读者所说的有关部门从中也有一定的回报,甚至个别人员参与其中得到好处?

短信平台“五宗罪”

记者在整理上百名家长的来电投诉时,发现家长们遭遇的问题折射出此类短信平台的“五宗罪”。

一、“绑架罪”

易先生的孩子在南昌市建材小学读书,早在两年前,学校就给他开通了短信平台,后来他取消了。最近他又收到这类短信,学校的强制做法让他无可奈何,为了不影响孩子,他只能忍气吞声。

南昌市民胡先生反映,他遭遇棉花小学的变相“绑架”,说由家长自愿,但老师在推广短信平台时却说:“如果有什么事没通知到就不要怪学校。”

二、“骚扰罪”

李先生的小孩就读于三店小学,他应校方要求开通了短信,可最近几天,短信常在半夜发来,内容也过了时效,既影响家人休息还影响心情。

三、“抢劫罪”

夏先生的小孩就读于新建县三小,该校用多种方式问他要不要开通,他都拒绝了。可在10月的话费中,他被扣掉了10元。他发短信要求取消,但11月仍被扣了钱。黄先生的小孩在新建县二中读高二,高一时收了10元短信费,他跟老师说要取消,现在又发短信来,可他爱人已扣了短信费,现在再扣他的。

四、“侵犯隐私罪”

三店小学的学生家长周先生称,他没有订过这类短信平台,同样收到过号码开头为“400”的来电,对方不但知道他的姓名,连他的孩子读几年级几班,以及姓名都知道得一清二楚。“我在与一些家长聊天时,他们还告诉我,有时会收到培训、辅导类的商业广告。”周先生称,这让他感到很担忧。

五、“乱收费罪”

“10元钱的短信费,我们许多家长有时一个月也就收到几条短信而已。”家长吴女士称,服务质量又差,连寒暑假都要扣短信费。

食品药品经营许可证

广州注册公司平台

深圳工作签证种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