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针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战友眼中的杨子荣与某些影视作品相差甚远《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2 16:53:08 阅读: 来源:针阀厂家

战友眼中的杨子荣:与某些影视作品相差甚远

一种激情使《林海雪原》激励了中国几代人的成长,一种精神让杨子荣成为一代英雄的旗帜。1947年2月23日,在活捉座山雕几天后,杨子荣在追剿顽匪郑三炮的战斗中不幸中弹牺牲。杨子荣当兵的时间并不长,他从日本投降的那一年入伍一直到牺牲,满打满算不过1年5个月零几天。如今,杨子荣已长眠安息了64年,我们每一次想起英雄、念起英雄,都越发会感到杨子荣是个充满传奇色彩的人。

生前他已经是“战斗模范”和“侦察英雄”,牺牲后又被追认为“特级侦察英雄”,他所在的排被命名为“杨子荣排”。然而这一切都浓缩在有限的一年零五个月仅500多个日日夜夜中,这在我军军史上也不多见。这是怎样的传奇?为解开这个谜,市民邹延林,从2004年至今,在7年多的时间里,奔赴青岛、烟台、南京、北京、大连等地,寻访英雄的亲人和战友。2月21日,在杨子荣牺牲纪念日前夕,通过邹延林的转述英雄的战友与亲人的记忆,我们部分还原出了杨子荣的英雄形象。

“杏树劝降”是持信劝降

“杏树劝降”,为杨子荣的侦察英雄形象平添许多传奇彩色。在海林杨子荣烈士陵园的纪念馆展厅内,陈设着杏树屯剿匪战斗过程的大幅图画。现在,一些流行的史料版本都是简单地写着杨子荣孤身进村劝降。有些影视作品还直接表现出:土匪在被我军包围后,拒不投降,关键时刻,杨子荣蓦地跳出战壕,摇着白毛巾冲进敌人占领的村屯劝降。但在老战友们的记忆中,确实是杨子荣摇动白毛巾进村劝降的,只是中间还有许多曲折。

邹延林讲,对于这一段历史,老战士们讲得最多。据杨子荣的战友——当年牡丹江军分区宣传干事王学俭回忆说,当年杨子荣不是单独行动的,而是经过领导批准的。当时的情况是,杏树屯里被包围的土匪头子,我军也是认识的,他是叛变过去的。因此经过领导研究,决定派人送信去劝降,而杨子荣是主动请缨,送信劝降。

邹延林还讲,在山东牟平走访当年杨子荣班的副班长刘延普时,97岁的老人对这段历史的记忆依然非常清晰。在1946年3月22日,我军完成了对杏树屯的包围后,就发起攻击。军区司令员李荆璞、金光侠等首长也赶到指挥所,但由于敌人火力太猛,组织了多次进攻,都没有成功。为避免伤及无辜百姓,我军决定停止炮击,并以军区司令员李荆璞和政治部副主任王希克的名义,给土匪头目写了劝降信。信的大意是:你们已被全面包围中,无处可逃,过去你们还做过好事,如果停止抵抗,保证你们全体和家人的性命、个人财产的安全,否则后悔不及。当时,二支队的司令员田松把二团副政委曲波找来,让他在二团内找人去送信。曲波便命令七连连长栾绍家找人。栾绍家向全连喊话,谁胆大敢去给敌人送信站出来!这时作为一班长的杨子荣就应声而出:“我敢去!”杨子荣在指挥所接过信后,让刘延普做火力掩护,他便摇动着白毛巾从北山坡向杏树屯跑去,并且边跑边喊:“不要打枪,我给你们送信来了。”这时,敌人的火力一直未停,咱们这边的人都替杨子荣担心不已,直到看他进了村,才放下心来。随后,慑于我军声威和杨子荣的胆略,400余名匪徒投降缴械。目前,这封劝降信的原件,保存在栾绍家的家人手中。

邹延林还说,2月17日正月十五时,自己又给刘延普老人打了电话表示问候,老人在电话里讲,如果身体允许,有机会一定要到牡丹江和海林来看看,看看当年战斗过的地方,到杨子荣纪念馆看望一下牺牲的老战友们。

杨子荣抓“舌头”很有一套

随着一部《林海雪原》的广泛流行,英雄杨子荣的名字家喻户晓,而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的全国传唱,更是让英雄的形象红透大江南北。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在战友们的记忆里,英雄形象不因时光的消逝而磨损,反而因深切的思念定格成一个个鲜明的瞬间。

在2004年,邹延林首次到山东寻访杨子荣的战友、亲人和杨子荣的史料时,当时的《青岛早报》对此作了连续报道,引起不小的社会反响。当地的两位老人汤永治和郑耀辉分别讲述了他们所了解的杨子荣。

1938年参加革命的汤永治老人说,他和杨子荣是牟平的老乡,参军后分别是胶东军区的侦察队战士和区纵队的战士,他曾多次见到过杨子荣。汤永治仍清楚地记着杨子荣的样子:个头不高,脸颊消瘦,有些络腮胡子,“我记得杨子荣对我说过,他很想念在老家的妻子和老娘,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打了胜仗回家看看老娘。”郑耀辉说,1962年他在大连海军学校读书时,曾是当年二团团领导的连城在学校任教,是学校的教务处主任。据连城讲,杨子荣当时是一名战士,作战非常勇敢,然而“杨子荣险些真被人当成了土匪。”那是因为1947年,杨子荣在东北卧底匪窝,有一次遇到牟平老家的人,为了保密,杨子荣没有吐露真实身份。不久,“杨宗贵(杨子荣在家时的名字)当了土匪”的谣传在家乡传开了,这一说法直到杨子荣烈士的身份被公开后才平息下去。

共同生活、工作的经历,让杨子荣在老战友李逸清的记忆中另有一番风貌。邹延林讲,在走访中,他读过李逸清的回忆文章。1946年5月至10月,李逸清与杨子荣同在一个支部工作,李逸清是组织委员,而杨子荣是宣传委员。在李逸清的记忆中,杨子荣当时三十岁左右,人很聪明,有勇有谋。他还看到,有一次战斗前,团长对敌人情况不明时,就叫杨子荣抓个活的“舌头”来问问。而杨子荣也不只一次地把土匪抓来了。问怎样抓到的时,杨子荣告诉他说,首先侦察土匪的岗哨在什么地方,然后摸上去,待靠近土匪时,突然冲上去,用枪指着土匪,并小声说,“跟我走!”就这样把土匪抓回来了。下一页

本文共 2 页,第[1][2]页

广州畅鑫贸易有限公司番禺区

陈锦麟个体经营

广州市天成广告招牌制作工艺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