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针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位老农民的真实人生路[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09:27 阅读: 来源:针阀厂家

1960年高遥出生在一个贫困山区的一个最贫穷的生产队里。他们兄弟六个,他是老四。

三年自然灾害给这个贫穷山区的人们带来的是什么不用说,谁都会知道。对于一个这时候出生在这样的生产队的孩子,他的命有多苦,就更可想而知了。妈妈没有奶水,就用面糊糊喂养他。就这面糊糊也是全家人省下来留给他的。他的父母和三个哥哥只能靠吃野菜度日。

到了上学的年龄了,他和所有孩子一样带着好奇和希望走进了学校。可在那动乱的年代,上学又能学到什么呢?再加上生产队分的口粮不够吃,要靠到生产队劳动挣工分获得工分粮补贴才能勉强填饱肚子。他和几个哥哥陆续退学,到生产队参加劳动了。

到了七十年代末,农村实行了土地承包,他家的生活才略有改善。可是清理三角债时,生产队的债务按人口分到村民身上。他们家人口多,分了1000多元的债务。这在当时是一个相当大的数目。那时盖三间瓦房才用几百元钱。

全家人,省吃俭用,苦干几年才还一半。后来有了还债造林制度。全家人又起早贪黑的上山栽树,忙活了两个春天才把债务还清。

83年,经别人介绍,高遥 认识了红霞,开始交往。由于两人性格相同十分投机很快建立了深厚的感情,第二年便登记结婚。

高遥的母亲身体一直不好,加上为儿子结婚过度操劳,就在高遥结婚后第三天病情加重去世了。这在高遥的心里烙下了深深的烙印。

一个月后,父亲对高遥说:“你知道。你的三个哥哥结婚时,欠下的外债都是自己还的。你还有两个弟弟,你也要向你三个哥哥一样分出去单过。你结婚欠下的债也要你自己还。我已在外面给你租好了房子,过两天你们就搬出去吧。”

两天后,高遥和红霞就带着结婚时置办的家具和400元的外债搬了出去。为了还债他们上山挖药材、采野菜、采山葡萄起早贪黑地地干,经过两年的努力把外债还清了。这时他们的女儿高灵灵 出生了。

一天高遥对红霞说:“我们有了孩子,不能再寄人篱下,租房住了。我们得有自己的家呀。”红霞说:“是呀,可盖房子可不那么容易。再说咱们两手空空的,拿什么盖呀?”高遥说:“天无绝人之路,我们慢慢想办法吧。”从此高遥就开始筹划盖房子的事了。就在他刚刚做好计划要与红霞商量的时候,本家的一个叔叔高二叔要搬到外地去,要把房子卖掉。当时当地没有能一次付清房款的买主,把房子赊欠给别人高二叔还不放心。因高遥红霞两口子中厚诚实就找到他们对他们说:“我知道你们没有钱,我把房子赊给你们。你们能给我凑足搬家和安家的本钱就行。剩下的你们慢慢还我。”高遥红霞听了高兴极了连忙说:“叔叔,我们买。我们马上就去借钱。”

几天后,高遥红霞借到了1000元钱来到高二叔家,签了买卖合同。这样高遥红霞就有了属于自己的家了。可是,两三千元的债务压在头上,使他们喘不过气来。为了尽快还清债务,他们开始想快速挣钱的方法了。可是像他们那样忠厚老实的庄稼人能有什么好的办法呢?最后两人决定,承包一块荒地种植药材。

他们承包了一块满地荆棘,蒿草,遍地石头的荒地。好在土质很好。从此他们就没白天没黑日的在这片荒地里忙碌:除荆棘、铲蒿草、扣石头。草地一点点地被开垦出来。同时他们还要到山上去挖细辛,回来栽培。开出一点地,栽植一点。

他们在荒地边盖了一个草棚。每天早晨天还没亮夫妻俩就起床抱着女儿匆匆赶到那里,把女儿放到草棚里,高遥马上投入到开垦荒地的劳动中。红霞忙着生火做饭。这期间还要抽时间到地理忙上俩把。

到了秋天,他们一面忙着收地。一面到山上收集黄芪、防风、地龙骨、桔梗、沙参等药材种子。两年后他们的种植园已初步形成。这时他们的儿子高永军出生了。为了不让自己的儿女像自己一样受穷、受累他们更加勤奋地工作。冬天向种植园运粪,运料。这些都靠肩扛、肩挑。

春天就忙着栽种。夏天一面继续开垦荒地,一面建起一座能过夜的草房。

草房盖好后,高遥常常忙到看不见了,才收工。由于疲乏就住在草房里。为了不让两个孩子受罪,红霞就用挑子把两个孩子挑回家,第二天早晨再挑回来。

种植园一天天地扩大,种植的品种也越来越多。当然环境也在逐渐改善。运输由原来的肩挑、肩扛变成了手推车推,到农用车运输。尽管条件改善了可他们的勤俭生活始终没有变,仍然那样辛苦,那样忙碌。

他们把精力都放在种植园里了,忽视了对孩子的教育。他们没有与孩子谈心、聊天的时间。甚至连孩子的学习情况也很少过问。两个孩子都在刚上初中时就辍学了。

两个孩子继承了他们辛勤劳动的传统,一退学就同他们一起到种植园中干活。

现在他们的种植园已形成规模,在当地是独一无二的。每年纯收入可达十几万。

2005年高遥与红霞商量说:“孩子已经大了也该成家立业了。咱们应该有个打算了。”两人就商量筹划了一番。根据当地的风俗习惯,将住房从新翻盖成四间,当时当地最流行的砖瓦房,两边各有一个厨房,各有一扇房门。中间有一个穿堂门。并从新修建了烘干室。又为儿子买了一台农用车。考虑到高灵灵从十几岁就在种植园里起早贪黑的干活,就把种植园分成三份。其中的二分之一给高永军,其中的四分之一给高灵灵,另外的四分之一分给高遥红霞。第二年高灵灵结婚了。高遥红霞就把事先划分好应给高灵灵的那片种植园交给高灵灵。可高灵灵两口子说什么也不肯要。

又过两年,高遥红霞花了十多万元为高永军娶了媳妇柴紫鹃。

高永军柴紫鹃结婚后,高遥红霞把原来划分出来应给高永军和应给高灵灵的那部分种植园交给了高永军柴紫鹃。四间房子父子各住两间,各走各的房门。两辆农用车父子各一辆,烘干室、库房父子合用。这样家就算分开了。

家虽然分了,可种植园里的活却没有分,大部分活都由高遥红霞来干。尤其是技术管理。基本都要由高遥来承担。柴紫鹃很少到种植园去,有了孩子后就一次也不去了。

本来在这个贫困的山区,这是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庭。可柴紫鹃并不满意,常常在家里大吵大闹,指东骂西、指桑骂槐搅得家里鸡犬不宁。

20011年秋的一天,高灵灵与柴紫鹃因为一点小事吵了起来。高遥红霞过来劝阻柴紫鹃不但不听劝阻还连高遥红霞一起骂。高遥红霞实在让她闹得伤心了,也就不管了。最后柴紫鹃带着五万多元钱和自己的衣物、首饰回娘了。

当时正是药材采收加工的季节高遥红霞没有精力去解决这件事。几次督促高永军去向柴紫鹃道歉,并把她接回来。可高永军去了几次都没有把柴紫鹃接回来。

直到进了农历腊月,高遥红霞才帮高永军把采收的药材加工完,销售出去。

高遥与红霞商量说:“为了儿子和孙女咱们去把媳妇接回来吧。大不了多说道歉的话,多挨些骂,多听些数叨呗!”红霞说:“恐怕不能那么简单。”高遥说:“不管怎样咱也得去呀!”

两人冒着寒风赶了几十里路,来到亲家家。亲家家里的人没有一句热乎的话。

柴紫鹃看着高遥红霞说:“你们想让我回去可以,但必须答应我的条件。”高遥问:“你有什么条件?”柴紫鹃说:“1、你们你们必须搬出那个大院。2、把种植园全部交给我们。否则门都没有。”红霞说:“咱们把穿堂门堵上,各走各的门,还不行吗?”柴紫鹃说:“我的条件一点也不能改,否则别想让我回去。”高遥想了想说:“第一个条件,我答应你。至于种植园,怎么也得给我和你妈留出够卖出我们生活所需的费用的一块来呀。”柴紫鹃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说:“不行,不行!”

沉默了很久,柴紫鹃的生身父亲说话了:“孩子,你公爹即然把话说到这了。你就退一步给他们留一块地吧。”柴紫鹃想了想说:“我爸这么说了,我就退一步,把你们那块地分一半给我们吧。我只能退到这了。”高遥 说:“好,就这么办吧。”柴紫鹃说:“你们回去就搬出去吧。你们什么时候搬出去,我什么时候回去。”红霞说:“你总得给我们找房子的时间吧?”柴紫鹃说:“我不管,反正你们什么时候搬出去,我什么时候回去。”高遥看了红霞一眼说:“咱们走吧。”高遥红霞走了,没有人送他们,冷冷清清地离开亲家家。

高遥红霞回家后,花了一万多元钱,买了三间已多年没人居住的旧房子。为了给儿媳妇倒房子,他们冒着严寒修缮房子。高永军去帮忙被高遥骂走了。附近的邻居看见了纷纷赶来帮忙。两天后房子整理好并打扫干净了。几天后火坑烧干了,屋子烧暖和了。邻居们又帮着他们把家搬了过去。

临走时高遥对高永军说:“要过年了,房子我们已经倒出来了。你去接你媳妇回来过年吧。”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红霞跟在后面眼中含着泪花。

高灵灵听说了这件事,忙同丈夫赶来接高遥红霞到她们家去。高遥说:“我们哪也不去。你们有你们的父母,我们就不添麻烦了。你们看,我们这不是很好吗。除了房子没你们的好,哪也不比你们家差。你们就放心回家过年吧。”高灵灵无奈带着牵挂回去了。

柴紫鹃回来了,她没到公婆家看一眼。连过年也没送去一个脚印。就连孩子要去看爷爷奶奶,也不让去。

高遥红霞伤心到了极点。决定与儿子断绝父子关系。红霞有时在夜里哭泣。高遥劝他说:“其实这样很好,趁我们还没有伤失劳动能力,与他们分开,我们还可以重新开始。几年后我保证让你过上比现在好的日子。你就等着享受幸福晚年吧。如果等咱们不能动弹时再被赶出来,那就什么都完了。”

春节一过,高遥和红霞就把种植园需要准备的物品运到种植园。然后开始备料,准备盖库房、烘干室,砌院墙。

一开化,便开始动手,种地前院墙和库房已经完工。现在他们正在种植园里忙碌,抽时间就动手建烘干室。他们准备两年内把房屋重新翻盖,三年内重新建起种植园。

(注: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