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针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6-【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36:33 阅读: 来源:针阀厂家

里面的纠缠声停了下,不一会脚步声响起,门由内拉开,昏暗的壁灯下,一张俊美无瑕的脸露了出来。

跟着线条坚硬而不失优美的身躯,肩宽腰窄,小腹平坦,古铜色的肤色,八块腹肌一览无余。

“轰”,我的脸如同火烤。

虽然在英国学画那会,男人的身躯见过不少,但像他这样有料的,还真是头回见到。

两人面对着面,连气息都缠绕一起。

我心跳的极快,开始纠结,怎会这么冲动就跑了过来?人家在做那种运动,自然是光露着的。

我抿抿嘴,刚想开口说他几句,却见他嘴角一弯,逸出一丝玩味,这才发现她居然盯着我的胸前瞧得津津有味。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穿着低领的睡衣,虽不是很性感的那种,但为求舒服凉快,这睡衣的“V”字开得很低,沟沟全露了出来。

我忙用手挡住:“看……什么看!姐是留过洋的,洋人都是这么穿的!”

我心虚地套找理由。

说完才想起自己找他的目的,怎么还没质问他,倒自己先解释起来了,真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那个……知道你厉害,能不能小点声……”我咽咽口水,毕竟这种事对我个未经人事的人来说,羞于启口。

夏霏雨闻之一怔,也不知是生气,还是高兴,居然探究地望着我:“你在英国就学了这些!”

我就知道与他说不开,不过气势上我可不愿就此认输:“我学什么不干你的事,你要玩,也要顾及点别人的感受!深更半夜的弄出这么大的声响,你让我怎么睡!”

他伸手抚着下巴,眸里的笑意更浓。

也许是两人说得久了,他屋里的女人情致都快被磨光,忍不住冲他唤道:“霏哥,快点嘛!”

声音娇媚酥骨,一听就知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女人,搞不好是从哪个楼里、舞厅……带来的。

我冷冷一笑:“哟,连楼里的姑娘都带回家了!夏霏雨你还真能!”

说时转身回房“呯”将屋门合上。

隔壁的动静到是小了许多,可是我无论如何都睡不着。

一双水眸在黑夜里眨呀眨的,不知在想什么,直到天亮那会才睡着,这一睡自然睡过了头。

直至敲门声把我唤醒:“齐烟姌,你个小猪,都快中午了!”

夏霏雨在门口喊道。

我这才不情不愿地爬起,梳洗一番后,步出卧室。

夏霏雨好笑地望着我,我见他精神倍佳,压根看不出一夜耗虚的痕迹。

这人的精神就是不能相比。昨晚我什么都没做,起来后却像刚跑完马拉松,抚哪都酸痛,而这人却像什么事都没做似的。

我没好气地白他一眼。

对他没啥好说的,就跑去看我爹。见爹精神好了许多,此时正靠着床头看报纸,见到我,招呼我过去,指指床边:“过来坐!”

我盈盈一笑:“爹!今天气色好多了,昨天那样,可真够吓人的!”

我爹搁下手里的报纸,抚着我的手背说:“烟姌,你是爹的小心肝,在爹有生之年一定会保护你,可是……若有一天,爹不在,你得坚强的生活下去!”

我不知道他跟我说这些是为什么,嘟嘴说:“爹,你会长命百岁的!”

他被我逗笑,揉揉我的卷发说:“放心,爹临走前,定给你找个靠得住的人!”

“我才不要,我只要老爹你!”我眸眶一涩,怎么感觉他这话像在交待后事。

“放心吧,你爹我心理有数,给你选得这人也一定是最好的!”

我一怔:“爹已经有了人选?”

“嗯,杨司令的长子杨琨,你小时候见过的,那孩子沉稳体贴,有他照顾你,爹放心!”

我点点头,不想拂爹的意,毕竟我也老大不小,二十又三了,在同辈亲戚里,他们孩子都已几岁。

我对杨琨的印象已模糊,唯一记得,那是个乖巧漂亮的男孩。

杨司令与爹是生死交拜的兄弟,两家联姻也算亲上加亲,我欣然答应了爹。

傍晚时分,耿乐给我来了个电话,邀我出去玩。耿乐是我的大学同学,只不过三年前她就被他那局长父亲传唤回国,嫁给了晋宁第一富商谢易恺。

谢易恺年轻有为,不仅有钱不有一副好皮囊,是晋宁诸多女人心目中的佳婿人选。

外人都看好这对,以为是男才女貌的璧人,只有我清楚耿乐心里的苦。

这场政商联姻,没有丝毫感情基础。获利的是耿乐的父亲和丈夫,而耿乐完全成了这场婚姻的牺牲品。

三年来,我俩的书信从没间断过,她是我最好的闺蜜。

耿乐约我在百乐门见面。

百乐门是晋宁最热闹的乐窝,不管是男还是女,只要有点钱的,就去那找乐子。跳舞、唱歌、喝酒……什么都可以。

我在英国的时候也偶尔去酒吧,对这种地方自然不以为然。

耿乐见我穿着有领的小洋装,啧着嘴笑道:“我的大小姐,亏你还是留洋回来的,怎穿得这么保守!”

我望着眼前的她,虽已结婚三年,但依旧风姿楚楚的如同年华少女。脸上那皮肤白晳水嫩的都能掐出水。

今晚她穿了身孔雀绿的旗袍,走路时纤腰楚楚,很想一尾刚从水里跳上岸的美人鱼。

旗袍的叉叉开得及上,都快到大腿根部,随着她的走动,时不时可看见那光洁如玉的大腿。

我笑话她:“穿得这般风*骚,小心让狼盯上!”

她嗤鼻一笑,用涂着蔻丹的食指搓了下我额头:“有你这般咒姐姐的嘛!”

我捂嘴直笑。

不过她穿旗袍确实好看,至少比这百乐门的舞女好看多了。

我俩要了些酒,边喝边聊,不知不觉越喝越上劲。

音乐声响,一曲《夜来香》从歌女嗓中逸出。

伴随着歌声,一对对相拥的男女,摇曳着身姿在舞池里翩舞。

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直让人醉生梦死。

突然我眼睛一亮,定在舞池里,扯着耿乐的手说:“那个,是不是谢易恺?”

灯光太暗,我瞧得不是太清楚,何况我根本就没见过谢易恺真人,不过是在耿乐寄给我的照片上看到过,大约有点印象。

---- 作者寄语:未完还有,一会回来,第二更了哈!

赢彩彩票客户端下载

时空神域手游

飞天魅影满v版手游

山海经传说bt(每日1亿元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