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针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2-【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44:50 阅读: 来源:针阀厂家

稍一会杜玫莹又启口说:“杜如霜就是岳柯将军的女儿!阿爹仁慈,念及她是姑母唯一的骨肉,便冒死将她收养在府里。本以为,她会对阿爹十多年的养育之恩感恩戴德,从而言听计从,重新做人,哪知她竟算计起家人,为此达到她报仇的目的!”

“混帐!”老皇帝勃然大怒,将奏折“啪”合上,扔在案上,起身朝杜玫莹步来。

指着杜玫莹道:“你在朕面前指认自己的父亲,真是大逆不道。”

杜玫莹没想到老皇帝会反过来数落自己,磕头说:“若不是儿臣妾瞧出,那贼女有意接近两位王爷,儿臣妾也不敢冒这天下之大不为向圣上禀告!”

杜玫莹的那点小心思,岂能瞒得过老皇帝的狐狸眼,只听老皇帝对一旁的总管太监道:“去将太尉大人唤来!”

杜玫莹一听,心慌起,大约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哭诉道:“求父皇开恩,阿爹只是被那贼女蒙骗,养了只白眼狼,阿爹并不知此女会对他恩将仇报!”

老皇帝默不作声,静听着杜玫莹自顾自说。

总管太监却已步出太华殿,去宣召杜沛昕去了。

杜玫莹生怕无意间将杜沛昕牵涉进来,又说:“就是这场婚礼,也是在那贼女的算计之中!”

老皇帝饶有兴趣的听着。

于是杜玫莹将杜玫珠失踪一事,以及岳如霜和她窜通一气,如何在大婚那日,桃代李僵的经过一一叙说。

老皇帝越听越气。他堂堂一国之君的两位最出色的儿子,居然被一弱女子玩弄于股掌之间,这若传出去,有多丢人可想而知。

皇家尊严何在?颜面又何在?

老皇帝暗下决心对岳如霜严惩不贷。

不料那总管太监刚出太华殿,就与迎而赶来的凤炜鄞不期而遇。

凤炜鄞见总管公公行色匆匆,又急着避开自己的,料知,杜玫莹定是与他父皇道了什么,这总管公公便是要赶着去办事的。

忙笑道:“总管大人这么晚赶着去哪?”

总管太监见是鄞王,忙将拂尘搁于臂肘间,行礼道:“老奴见过鄞王殿下!老奴奉圣上口谕,去宣召太尉大人进宫议事!”

“哦!”凤炜鄞淡笑。

眸光定在总管太监脸上,瞧得这总管太监浑身不自在。

他一早就知鄞王冷血冷面,如今出了这等大事,那鄞王妃往后的日子定然不会好过。

“父皇可在殿内?”只听凤炜鄞开口道。

总管太监不敢得罪他,只能实言相告:“圣上正在殿内与鄞王妃娘娘问话!”

凤炜鄞两眼眯起,嘴角漾起一股冷笑。

“多谢总管大人!”

短短一句话,凤炜鄞已明白殿内的情况。

这总管大监倒是个人精,看似不经意的一句话,却将太华殿内的情景透露给了他。

总管太监冲凤炜鄞垂头拱手,随后领着一群宫奴朝宫门而去。

凤炜鄞朝太华殿而来,未进殿,却听得老皇帝道:“即刻擒拿那反贼之女岳如霜!”

凤炜鄞心咯噔,木然地立在殿外。

霜儿是岳叔叔的女儿?

思绪未经回转,已有持刀侍卫上殿领命,凤炜鄞来不及多想,只知自己必须要阻止这一切,保护好岳如霜。

“慢着!”凤炜鄞喝道,“此事旦凭鄞王妃一人之词,父皇就要缉人定罪,似乎草率了些!这原本只是儿臣的家务事,却被鄞王妃闹到父皇这里,儿臣不孝,让父皇忧心,如今家务事瞬间变成国事,已将无辜之人牵涉进来,父皇不想听听儿臣之言!”

杜玫莹见凤炜鄞周身萦绕着肃杀气,未靠近就觉被他勒住了脖颈。

冷汗簌簌直落。

她知道,凤炜鄞一定会帮着岳如霜开脱,可无论他怎么掩饰,都难掩去岳如霜是反贼岳柯之女的事实,仅凭这一桩,就足够定岳如霜死罪。

想到这,她全然没了之前的惧怕,扬唇笑道:“王爷莫不是还想说,岳如霜才是王爷一心要娶的女人!”

“你给本王闭嘴!你的事,本王之后再与你细算!现在本王有要事与父王商议,你且回避!”凤炜鄞冷喝,眸光嗜血,素指被他捏得咯咯作响,如非老皇帝在场,杜玫莹知道,他定会杀了她。

她抬袖拭拭额上的冷汗,可怜楚楚地望向老皇帝,只求老皇帝可怜她,不要赶她走。

老皇帝却瞧也不瞧她,龙袖一拂道:“你先退下!”

杜玫莹哪敢违抗圣意,垂着头,退至太华殿外。

这一夜,岳如霜睡得极不安宁。

她好似又回到了十年前,再次目睹一家大小惨死的场面。

她惊慌地醒来,却没哭出一声,只紧紧地揪住被褥,万千怒恨在心中澎湃。

这种心死如恨,恨意满腔的情景,她已经历无数次,心被凌迟了数万遍,却是半滴眼泪都流不出。

她坐在榻上,望着窗外揉进而来的月光失神。

忽见一双翅膀掠过镂空木窗,继而响起“咕咕”的鸽叫声。

岳如霜心下一惊,揭了被褥起榻,推开窗棂,见一只灰鸽停歇在窗外。

这并非霁王府的鸽子,因为鸽子背上没有任何标签。鸽子羽翎光滑,看似是被人伺养的。

鸽子腿上绑着个细小的竹筒,隐约可见竹筒里的信箴。

岳如霜瞬间明了,解下竹筒,取下信箴,拆开一看,只见八字:“东窗事发,好自为之!”

信箴上的字迹,十分秀气,隐约觉得有些熟眼,却想不出,会是谁给她通风报信。

这短短八字,分明是在提醒她,身份已暴露,霁王府不宜久留,让她早些离去。

她放了鸽子,心里惴惴难安,提笔给唐叔写了封信,天一亮就让秋叶送去,分别前,依依不舍地又将秋叶唤回,抱住她哽咽道:“好妹妹,这些年幸亏有你陪着我!”

秋叶见她大清早的情绪这般伤感,忙笑着说:“小姐怀了身子情绪好伤感,听得叶儿心里不安!要不,一会回来时,给小姐带点酸梅压压口!”

岳如霜含笑点头,就在秋叶转身那会,岳如霜心觉一空,将自己发上的金钗拔下来,插在秋叶的双丫髻上。

---- 作者寄语:晚上老时间还有一章,各位感谢你们的支持,晚上见!

妖怪正传手游

黎明风暴手游

魔域最新版本

醉仙武手游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