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针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6-【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42:10 阅读: 来源:针阀厂家

“哪个宫的?”凤炜鄞拍拍王盈颖肩头问道。

王盈颖半垂着头,稍一抬眸,瞧见玄色衣袍上用金银线绣着巨蟒蛇图,她便知眼前人是谁。

她不想凤炜鄞瞧见自己,更不想与他相认,垂头道:“奴婢,是贵妃娘娘宫里的,刚才贵妃娘娘落了东西在永巷,奴婢是回来取的!鄞王若没其他事,奴婢就此告辞!”

说时一溜烟地跑了开。

凤炜鄞倒真没瞧清她的面容,只是听到崔贵妃宫里的人,料知崔贵妃定是来过了永巷。

他忽然想到,这宫女之前定然是从岳如霜那里出来的,怎就不多问两句的?

忙回头寻人,哪里还有身影。

王盈颖掩在暗处,望着凤炜鄞背影默念道:对不起表哥!盈颖还不能见你。

王盈颖拾起手背将眼角的泪水擦净,随后转身朝椒鸢殿跑去。

王盈颖的到来,让岳如霜心变得不平静。

岳如霜仔细回忆着王盈颖的话。

只要找到那份名单,定然就知当年是谁陷害了岳、王两家。

岳如霜心思流转。王盈颖留在崔贵妃身边,不会无缘无故的?想到这,心绪越发烦燥。

夜色逐渐漫下,不知不觉她竟坐在窗前发呆好一会,但她回神,却觉屋中人影晃动,定睛一瞧,凤炜鄞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就站在她身后。

他此时两手抱怀,饶有兴趣地望着她。

岳如霜稍有吃一惊,好一会才回神道:“这个时候,王爷也敢来这里!”

她说得极细微,生怕殿外的侍卫听见。

凤炜鄞望了眼殿外的侍卫,伸手将岳如霜拉置榻上,随后,掌风一扬,帐幔已放下。只听他说:“本王只是想知道你在这过得可好?你,不会又要赶我走吧!”

岳如霜白他一眼,这个时候他还有心情说笑,忙抽回自己的手道:“王爷说些正经的!对了,王爷近期最好盯紧点二姐,上回她买通人来想毒害我,可惜事情败露,不知下回她又想玩什么花样?”

“既然知道是她做的,那你为何不向父皇检举?”凤炜鄞抚着岳如霜清瘦的脸颊笑道。

他这半分不生怒的样子,让岳如霜瞧着生气。

看样子,他定然是知道下毒之事,是杜玫莹指使的。

岳如霜生厌地撇开脸,他却不让,强制她望向自己,见她不说,低笑道:“霜儿,你明明心里有我,为何一直要将我往外推?”

“谁……在乎你了!我只是不想将事情闹大,免得便宜了旁人!”

岳如霜这番说来不无道理。

若是杜玫莹下毒的事被人知晓,凤炜鄞定然深受牵连,到时崔贵妃定会拿这事大做文章,事情闹到朝堂,可就一发不可收拾。

“呵呵,霜儿真不愧是岳将军的女儿,凡事顾全大局!”

岳如霜闻之一怔:“你认识我父亲?”

“嗯,小时候曾见过几面!”

凤炜鄞直言说,却将他与岳如霜初次相遇的事隐瞒。

岳如霜想,他身为皇子,认识朝中的一名将军也无可厚非。

她满以为他能说点别的,可这种话搪塞人的话,放在凤玄霁那里也是一样。

她并不想听他说这些,开口道:“那王爷认为我爹是何种人,他会谋反么?”

“岳将军忠肝义胆、忠勇善战,要说他会谋反,还真是让我想不明白!”凤炜鄞道出自己的看法。

不过他只说想不明白,却没说不可能。

他言语里的暗示,岳如霜哪里听不明白。

“我会查明真相,还我爹清白的!”岳如霜唇皮咬咬道。

凤炜鄞嗤笑:“你如今身陷囫囵,还想查明真相,傻了不成!”

岳如霜没好气地白他。

莫非他没听过,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一说。不过,她不会告诉他自己此行的目的。

她之所以在接到王盈颖的信后没有选择逃走,便是已将结果想好。唯有留在宫里,才会离真相越近。

那日老皇帝本打算将真相告知她,可惜因着崔贵妃的到来打断。那崔贵妃来得可真是时候,不早不晚,偏偏在老皇帝要开口那会,坏了她的事。

岳如霜嘴角弯弯:“傻不傻,王爷到时就明白!”

凤炜鄞自然知道她不会平白无故地安心呆在这,定然是想好了结果,握住她的一只纤手道:“四弟不日就要回来,杜玫珠也已找到,接下来的事,可要复杂多了,你可要想清楚了,千万别做出伤害自己的事。”

岳如霜嘴角含着抹笑意:“王爷这么关心我,莫不是真爱上了我!”

她这话亦真亦假,听起来像句戏谑人的玩笑,其实,她是在探知凤炜鄞心里到底怎么对她的。

凤炜鄞食指抚着她弯弯如月牙,娇嗔妩媚的眉眼,轻笑起:“你向来不会自作多情,此问这般问我,倒是让我吃惊!”

他这不冷不热的话,倒让岳如霜心微微生凉。

她就知道,他与谁都不会有真情,对自己纯粹只是因为得不到不甘心罢了。

她不悦地撇开脸,凉凉地道:“我累了,王爷请回!”

凤炜鄞摇头起身,刚背过身,只听岳如霜又道:“往后,我们还是少见面,与谁都好不是?”

凤炜鄞素指掩在袖中紧了紧,他强忍着要发作的情绪,愣愣地站了一会,暗自轻叹,待平复好情绪,才道:“也好!”

岳如霜心口酸胀的紧,望着他消失的地方,纤指紧攥。

老皇帝正在御书房批阅奏折,听总管太监来报说:“陛下,宰相大人殿外求见,说是有要事面奏陛下!”

老皇帝持着奏折的手顿了顿,笑道:“这个老东西,早朝的时候,怎没听他说过有事相奏。莫不是,想与朕说番悄悄话!宣!”

“圣上有旨宣宰相大人进殿!”总管太监立在殿里传呼。

那宰相一入殿,对着座上的老皇帝行起君臣之礼。

老皇帝望着宰相道:“爱卿可是为立储之事?”

宰相大人未来得及拾起的身躯一怔,拱手回道:“陛下圣明,老臣正是为立储之事!”

老皇帝合上奏折,含笑说:“那爱卿此回中意于朕的哪位皇子?”

“老臣以为四皇子有勇有谋,是为太子的最佳人选!”

老皇帝听闻不急不燥,幽幽起身,负手步至殿下,来到宰相身旁。

---- 作者寄语:下午还有哈,这章补昨天的哈!

斗魂大陆单机版

天诛游戏手机版

星辰奇缘破解版无限钻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