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针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6-【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9:16:26 阅读: 来源:针阀厂家

屋内女人的哭喊声如同催命符,一声声刺痛着屋外人的心。

纵是澜默这种见怪别人生死的人,也忍不住望了眼身旁一言不发的晨流:“要不,进去瞧瞧!”

晨流没好气地白他一眼,直怪他的多事。

澜默见他无动于衷,管不住自己的嘴道:“里面的,可是你的女人!”

晨流决之身躯一顿,眸底隐隐有情绪泛起,只消片刻,情绪已平和,波澜不惊地启口道:“不是什么女人都跟本座有关!”

澜默闻之直摇头:“真是忘了!罢了,本神医自己进去!”

说时就要抬脚,却被一团红光挡了住。

那红光是从清露腹中发出来的,澜默一怔:“这小魔头倒是护母心切,不像某人……”

说话间,屋里已响起孩子的哭泣声,澜默绷紧的神经终于得至松懈。

那红光在孩子出世那会跟着消失。

澜默迫不急待地奔进屋,见清露横在地上,墨黑的长发凌乱成了一团,沾尽汗水后,湿哒哒地粘在脸上,将她一张煞白的脸全遮了住。地上洼着一滩鲜血,殷红的直扎人眼。一个浑身光露的娃娃趴在清露身上。

那娃娃明明刚生出,却已能直立行走,此时正伸着一双柔弱小手,搭在母亲心口,似乎在替母亲灌输真气。

那娃娃见有人进屋,忙一骨碌起身,迅即钻入被褥,将光露的身躯裹了个严实。

澜默被娃娃一连贯动作吸引了去,不时朝榻上的小人走去。

那娃娃将身躯裹在被褥里,却将头露了出来,此时睁着一双水晶小眼望着澜默,继而启口道:“救救娘亲!”

稚嫩的童音,乍难分出男女,清亮悦耳间,细听下,似乎更偏于女声。

澜默瞬间石化,莫不是他看走了眼?还是这小魔头有意化成女身捉弄他!

澜默不服气地将手朝榻上伸去,却被晨流抢先了一步。

晨流将榻上的娃娃抱在怀里,迅即幻化出一身衣裳给他穿上。

做完这些,让他有种说不出的激动。

孩子身上的气息,让他十分安逸,难得的嘴角逸出一丝笑意,素掌抚在孩子柔弱的脑门上。

不时四眼相对,心口越发揪痛的紧。

他发现这孩子长得还真像自己,心底某处不时阵阵抽搐。

那孩子将晨流的情绪看进眼里,揪住晨流的衣襟抽泣道:“快,救救娘亲!”

晨流适才朝地上昏迷不醒的女人望去,见她因为失血过多面色煞白的可怕,身下全是血,这番样子,怕是体内的血差不多已流尽。心口一窒,冲着一旁发愣地澜默道:“救她!”

澜默适才回神,掏出他的看家宝,将一根根银针插在清露的几处要穴止血。

好一会血才止住,只是这里环境太差,非常不适合养伤,澜默替清露施了道清洁术,将她身上的污秽去掉,打算将她扛回自己家静养,哪知手还没碰到她的衣角,怀中一沉,那奶声奶气的娃娃已在怀,地上的女人却已到了晨流怀中。

“原来是个行动派!想抱早说嘛,为毛要抢!”澜默管不住自己的嘴大笑起。

晨流狠狠瞪了他一眼。

其实这会他也说不清,为何在看清这女人的脸时,心疼得这般厉害,仿若有什么在拨动着他的灵魂,刺痛着他的心,让他对她不能视而不见。

眼看澜默要抱她,心下一骇,感觉自己的东西要被人染指,便不受控制地将清露抱住。待他做完这些,回神,清露已到了他怀里,对上这张煞白的脸,心里酸胀的让他有流泪的冲动。

他是魔,没什么能左右他的情绪,为什么这女人能这般轻而易举地影响到自己?

晨流垂眸凝思,然仅一会,就打消继续往下想的念头。

澜默见他这样,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垂头见怀里的娃娃探头探脑地望着自己,忙想起还没证实娃娃的性别,伸手上来扒娃娃的裤头,却被一双小手按住:“大叔,男女有别,不要这么猥琐好不!”

额!澜默闻之差点背过去。

娇滴滴的,真是个女娃!他居然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不过这女娃生得好怪,刚出生,就能说话走路也就算了,毕竟她是仙魔混合体,不能按常人的要求看待她,可这思维也太那个啥了,这真是个孩子?

澜默挠挠脑门,头回变得这般不自信。

怀里的女娃竟他这样,捂嘴偷笑。

她叫宫娅宁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的。穿越前她是某大学大二年级的学生,思维知然早就成熟,只是不知怎的,会睡觉睡死在自己家里,然后灵魂就被一道红光带到了这里……

宫娅宁实在想不到,穿越这种可遇不可求的事,居然会发生在她身上。

她庆幸之余,又开始担忧自己的命运,毕竟这是个仙魔混乱的时代。

想起刚才抱她的那个红衣男,看着一身清冷,气场却极强大,凭直觉,那男人应该是个魔,至于眼前的骚包男,她还真是半天看不出他的来头。(有关宫娅宁与澜默的故事会单独拎出来写的)

澜默被个女娃盯着瞧,浑身不自在。

见晨流已抱着清露离去,忙跟了去。

清露醒来时虚脱的厉害,稍稍一动,便是一身冷汗。

好不容易坐起,抚着额胀的额头,隐约想起昏迷的前一刻,心口一窒,“孩子!我的孩子!”

澜默闻声步了来,将刚熬好的补血药往案上一搁,道:“别找了,你女儿被晨流带走了!”

清露闻之脑袋一蒙,差点从榻上直栽下,好在她扶住床栏稳住身躯。

澜默适才发觉自己刚才的话,有些不对,不免让清露起了误会,忙解释:“你放心,他们父女俩都好好的!”

清露自然又是惊出一身冷汗,听到这番话,微微松了口气。

她万万没想到晨流还活着,并且带走了他们的孩子,一时间心里百味陈杂。

“他们……在哪?”她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连言语已不连贯。

“回魔宫了!”澜默这些日子为了照顾她,早已生烦,见她醒了,等不及地要赶她走。

他是神医不是仆人,这些日子让他没日没夜地照顾个女人,着实折了他神医的面子。

某人到是清闲,将这女人撩下后,带着女儿回魔宫撒欢去了。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快要结局了哈!明天是周末,追文的亲下午看看!不要说我更了少,今天更了二章了!推荐票呢?鬼币呢?额,一起加油吧!

联盟契约修改版

剑侠传奇

三国将无双无限版

画江湖盟主无限元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