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针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7-【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9:25:35 阅读: 来源:针阀厂家

“有劳婆婆!”孟绫含笑送客。

媒婆一走,嫂子气得指着孟绫道:“傻孩子,知道你要嫁得是何人?”

孟绫明明有一肚子委屈,见嫂子已泣不成声,硬是忍住没让泪淌下。

“没事的嫂子!反正迟早要嫁人!这会就顺着嫁了吧!他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我的丈夫!”

嫂子见孟绫主意已定,心疼地将她拥入怀中。对于孟绫来说,嫂子相当于母亲,她是嫂子一手带大的,想到即将来的分别,她如何舍得。

孟绫忍住心里诸多的不适,将那三千块大洋一分为二,往布袋里装了二千,剩下的一千大洋让嫂子收好。

“这个嫂子你先收好了,不要让我哥知道!想吃些什么尽管去买,我侄儿可是要吃饭的!亏舍也不能亏待孩子!”

孟绫握着嫂子的手,说时提起布袋往外走去。

嫂子见她走得匆忙,又是个女孩子家,忙担忧地腆着肚子追上去喊她说:“小心点路!早点回来吃晚饭!”

孟绫应了声,招了辆黄包车匆匆赶去警察局。

关局长见孟绫带钱来赎人,将大洋拿在手里掂了掂,继而笑着让人将孟东带了出来。

孟绫瞧见孟东,忙朝他步去。

她有一段时日不见孟东,此时的孟东消瘦憔悴许多,脸颊瘦得都凹了进去,眼眶也抠了出来。衣衫破败,到处凝满了伤痕,就连嘴角都还挂着干涸的血渍。

孟绫心口一窒。

料到哥哥在里面吃了不少苦头,旦愿这回他能洗心革面,与嫂子好好过日子。

“哥,咱回去吧!”孟绫攥了攥孟东的衣袖,将孟东拖出了警局。

孟东一出来,双手往口袋一插,摆出一副浪荡子样,冲孟绫笑着说:“阿妹,你是不是傍上大户了,这么快就能弄来这么多钱!”

孟绫没好气地白他一眼:“跟朋友借的,往后还得还人家!”

孟东一怔,逼问她说:“休哄你哥,你把自己卖给了符家了!”

孟绫没想她今天才答应媒婆,哥哥居然这么快就知道了,敢情她与符家大少爷的婚事,整个明城的人现在都已知道。

难怪那关局长,刚刚才她态度比之前客气的多,看来是瞧在符家面上,给了她几分薄面。

孟绫不知如何与哥哥说,本以为孟东会安慰她几句,哪知这个时候他居然耍起大少爷脾气说:“去给哥买包烟吧!”

孟绫砸嘴,真想痛骂他一顿,可是想想这样的日子怕也不多了,往后他连给哥哥端碗水的机会都没有。

口袋里刚好有她做家教得来的工钱,原本打算凑足数上大学用,如今看来已用不上,弱弱地点头说:“好,我去买!这东西伤身,往后还是少抽点!”

孟东望着她瘦弱萧瑟的背影,没来由地心头一酸。

倒底是自己的亲妹妹,为了救自己,她牺牲了一生的幸福。说不心疼是假的。

孟东抹了把眼泪,这一刻他好痛恨自己无用。

孟东等了会,见孟绫还没回,便等不及地去巷子口的小店瞧瞧。

见孟绫正在付钱,手里提着个布袋,那布袋看似沉甸甸的,似乎买了不少东西,心里越发沉重。

就在孟绫转身回来时,与迎面的黑衣人相撞。

布袋里的吃食撒了一地,孟绫忙弯腰去捡,而那黑衣人却只回头瞥了她一眼,就匆匆离去。

孟东见状,气不打一处来,忙冲那黑衣人跑去,将人一把揪住,拎起拳头与黑衣人厮打一团。

孟绫匆忙捡完东西,赶紧过去劝架。

她站在两人中间,支开两人,无意中一瞥,见黑衣人肩头受了枪伤,此时鲜血汩汩,正顺着黑色的衣袖滴落,心下一惊。

这年头受枪伤的要么是匪,要么是兵,无外乎第三种。想必这人来头不一般,忙制止哥哥说:“算了吧!”

那黑衣人闻之,微微抬首望了她一眼,眸光深邃晶亮,如同黑暗的宝石,却是一眼望入人心底。若不是那人戴着帽子,想必长相不丑,因为仅凭这双眼睛就让人深深沉溺其中。

孟绫奇怪自己,这时候还有心猜测别人的长相,不觉好笑。

看着黑衣人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忙招了辆黄包车往家里赶。

孟绫将烟递给孟东,又将布袋里的吃食一一取了出来,却在袋底摸到了一支派克钢笔。

纯金的笔芯,意味着这支钢笔价格不菲,而能用上这种笔的,定是有身份的。笔套上刻着清晰的“RM”字母,孟绫想不出,是哪位同学留下的,便将钢笔收了起。

本以为婚事要拖到年底,没想到符家人倒是巴望着她这个儿媳,早早就将婚期定下。

虽然家道败落,但孟家到底之前也是望族,嫂子不想她出嫁太寒酸,用那剩下的一千大洋给孟绫制办了几样像样的嫁妆。

孟绫穿着一身红色新娘服,头顶红盖,由喜婆扶着上了八抬大轿,继而一路吹吹打打直送入符家。

如今虽已是民国十年,西方思想正一点点影响国人,但符家是大户,碰上这种大事,仍少不了那些传统和礼仪。

孟绫想这大喜的日子,不知符舒泽会不会出来,她有些期盼,却又有些担心。

据说符家之所以将婚事提前,是因为符舒泽的病又犯了,只好提前举办婚事以此冲喜。

孟绫下轿那会并没见符舒泽来迎接她,倒是那位二少爷代替兄长,用红绸将她迎进府。

就连拜天地也是由那二少爷代替兄长。

一时间真让她怀疑,她嫁得究竟是符舒泽,还是符崇硕?

拜完天地后,孟绫被送进新房。

耳边总算清静,烛光摇曳中,唯有她独影绰绰。

顶了一天的红盖子,孟绫早就厌烦,若不是喜婆交代不能自己摘下,她早就揭了干净。

她静坐在喜房里,饿得饥肠辘辘,却瞧着对面盆里堆得老高的花生、桂圆、红枣傻看。

她舔舔嘴,无力地靠在床栏杆上。

这时廊道里响起细碎的脚步声。

孟绫心下一惊,忙挺直身躯坐正。

“绫儿,饿了吗?”符贞媛趴在门缝里,细声细语地道。

孟绫一听是符贞媛忙替她开门。

她头上还顶着红盖子,这一会瞧得也不是太清,一不当心踩到了裙摆,差点摔个大跟头。好在符贞媛手疾,一把扶住她。

“我给你带了些吃食,你先吃点垫垫肚子!我大哥他……今晚可能来不!”

符贞媛万万没想到自己那位大哥会如此的不争气,成婚第一天就要让孟绫独守空房,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之前的那文就那样结束了哈,这个稍长些,喜欢更得亲记得收藏哈!明天是周末,下午才更新的哈!

新仙魔九界九游

武林至尊手游

无限世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