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针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8-【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10:13 阅读: 来源:针阀厂家

夫妇二人一走,夜启天忙睁开眼。

其实夜启天一早就醒了,只是听见父母在谈论清鸢,忙装睡起。

从父母的谈话中,他隐约猜到,父母似乎知道些什么,心一直捏得紧紧,盼着母亲能将话一口气说完,哪知关键时刻却被自己那腹黑冷情的父君给打断。

哪有他这样当父君的,他倒不想想,当年是谁帮他将娘亲追回来的,他这分明是过河拆桥,忘恩负义!好歹清鸢会是他将来的儿媳。

想到这夜启天情绪陡然间低落。

是的,他这一生怕是非清鸢不可,要怎样才能将她复活?

夜启天辗转难眠,继而将虚囊中的炼妖瓶掏了出来,感受清鸢的气息,却是半点气息寻不到。他不死心又将清鸢留下的那颗泪珠凝化的珠子取出,将珠子悬至炼妖瓶上,用术法借珠子感应炼妖瓶里的清鸢,可是半天过去,炼妖瓶什么反应都没有,反倒把他自己累个半死。

自打入了时空隧道,他的大半修为全耗在那隧道里,这一时半会还很难恢复,他不得不收回真气,负气地捶打起胸膛。

望着漆黑的窗外,眸眶不由酸涩。

望着这样的夜启天,天姩云已镇定不下去,扯扯夜雪阑的衣袖:“走吧!”

夜雪阑见妻子情绪这番低迷,开口道:“或许,是本座太抬举这小子了!这就差弟子去麒麟族打探消息!看看可有什么意外的收获。”

天姩云拭拭眼角,见儿子那样,不知不觉热泪盈眶:“这孩子,难得对个人有心,身为父母,是想看他幸福,哪怕违了天意,也在所不惜!”

“姩儿,你想得太多了!怕只怕麒麟族那边……”夜雪阑话至一半打了住,反倒幽幽叹起气。

他的顾及不无道理,如今万莲山与麒麟族的关系日益紧张,这才不得不请动身为神主的岳父天迦黎,将麒麟世子赤烨召去了神宫。

麒麟族圣地。

赤孜蓁一身虚汗淋淋,仿若从河里爬出一般。她不知自己睡了多久,只知浑身疼痛不堪,稍稍一动,牵动数根神经,又痛出一身冷汗。

侍女忙拿绢子将她额上的汗拭去:“公主您别动了,身子骨还虚着,还需好生静养一番!”

赤孜蓁诧异地望着侍女,一双灵眸充满了疑惑:“瑞儿,我这是怎么了?身子怎痛得这般紧?”

剥皮拆骨都没这般痛,赤孜蓁在心里喊道。

瑞儿一愣,不可思议地望着自家主子,心下一沉,料到自家主子怕是失忆了。

这对主子来说,会不会是好事?自打主子被退婚,终日不吃不喝,以泪洗面。

想来,那万莲山少主夜启天真是个混球,冲着这么温柔端庄美丽的主子,硬说人家是什么“变异的梅花鹿”,连面都没见上,就推说 “他才不要娶一头变异梅花鹿”,硬将婚给退了。

主子得知消息后,自尊心受创,趁着麒麟王夫妇不在宫,偷偷跑去天庭的化神池,想以此洗去麒麟神骨,不料弄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若不是王后娘娘用女娲石助她重生,她哪里还能这般好好的。

瑞儿觉得自家主子已经历一场生死,如同脱胎换骨,自然会与以前不同,或许那些烦心的事忘了更好。庆幸的是,主子还能认得自己。

“公主那日在后花园游玩,不料摔了一跤,想必是哪擦伤了,所以才觉身子疼得紧!不过不碍事,王上跟王后已给公主服下灵丹,那些伤啊,早就好得七七八八!只是骨子受了伤,难免还要痛些时候!”瑞儿照王后帝纾琦事先关照的说了出来。

赤孜蓁一脸迷茫,摔一跤能让她痛成这样?那她岂不是豆腐做的!好歹她是神族后代,这样弱不禁风的,若传出去,岂不让人笑话!

红唇一咬道:“看来是我平日练功偷懒,才会被老天欺负成这样,打明儿起,得好好用心练功,看谁还敢欺负我!”

瑞儿见她终于肯接受,微微松了口气。

不过她这一口气还没咽下腹,只听赤孜蓁又说:“怎不见哥哥?”

瑞儿的心立马又提紧。

主子的记忆还停留在二十万年前,那会赤烨世子还在王宫,这位世子爷最疼这位小妹,每日书堂一下课,就跑来找主子玩。主子也很喜欢粘这位大哥,他们兄妹的感情好得不得了。

只是世子爷在十多万年前,就被召去驻守神宫了……

瑞儿不知如何与主子解释,就在这时,帝纾琦领着两个侍女步了进来,见瑞儿神色慌张,料到赤孜蓁有事难住了人家,笑道:“你这孩子,都姑娘家了还惦记着自己的哥哥,这若传出去,活不被人笑话!烨儿,被你父王派去办事了,过些时候才回来!饿了吧,娘为你炖了补汤,趁热喝吧!”

赤孜蓁望着帝纾琦总觉自己的母亲与自己记忆中的已不一样,究竟哪里不一样,一时半会也想不出,只得乖乖地接过帝纾琦递过来的碗,仰头喝起。

帝纾琦见她气色好了许多,悬了多年的心终于放下。

帝纾琦想,只要赤孜蓁永生永世不见听不到夜启天三字,就不会忆起那段记忆。那段记忆,已被她用术法封印,她觉得这种不开心的事最好忘了的好。

然而事实是,越想回避的事,那事却频频在她眼前出现。

这日赤郢一下朝,频频哀声叹气。

帝纾琦知他朝中遇上事,忙开导他:“王上这是为何事烦心,可否与妾身说说?”

赤郢单手支着酸胀的额头,翕翕嘴,竟不知如何与她说,“这……”

他放下手,明黄色的龙袍拂至身后,继而起身,负手立至窗下,望着窗外被风吹得左右摇摆不定的宫灯道:“夜雪阑代儿子向朕提亲!”

帝纾琦一怔:“蓁儿这不是刚醒么,他是如何得知的?”

“炼妖瓶在夜启天那里,纵是我们有心相瞒也瞒不了!”赤郢心存忧忧地说。

身为女娲后人,自然明白炼妖瓶意味着什么。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这个快大结局了哈!感谢亲们一路支持!

仙灵物语手机版

三国大领主破解无限元宝版

魔卡幻想无限金币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