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针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8-【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39:30 阅读: 来源:针阀厂家

岳如霜将欣喜掩于腹中。

由此她断定,那日给她送信的人定是王盈颖。

想来王盈颖处心积虑藏匿在这深宫,莫不是也在调查十年前的一案?

相比起岳家,当年王家遭受的可是株连九族。上至王淑妃,下至王家的普通下人,均无一能免。

王盈颖能在刀口下活下来,实属不易。

岳如霜不知她是怎么逃出来的,这中间定然吃了不少苦。

同命相连,岳如霜深深感受,她的不易。

岳如霜打量王盈颖的面容,见她除了那双眼睛神情未变,其余与小时候相去甚大,大到几乎可以说换了个人。

岳如霜不敢猜测,这些年王盈颖该经受过多少痛苦,才熬到今天。

她趁着从王盈颖手里取信那会,趁机握了握王盈颖的手。

“姐姐的梅花小楷如同梅花骨,当真无人可及!”岳如霜用十年前曾说过的话赞道。

王盈颖当即明白,她已认出自己。

不禁轻叹她的心思灵敏,轻笑道:“王妃过奖了,奴婢不过是跟霁王学了些皮毛!”

岳如霜闻声有些许震惊,不过她心思玲珑,转个念已知王盈颖的暗示。

如此看来,王盈颖能留在崔贵妃身边,还是凤玄霁给推荐的。

想来,王盈颖与凤玄霜定有一段故事,可惜,她在霁王府这么久,居然无人提起。

岳如霜嘴角呛着抹笑意。

崔贵妃大约是听到王盈颖将凤玄霁搬了出来,很是不悦,忙用话打断她们:“不知霁儿在那边过得可好?”

这是一个母亲对儿子关心,听来是出自真心。

这个时候岳如霜自然要上来安慰她一番:“母妃无需担心,儿臣妾已将情况告知王爷,不需几日,母妃就能见到王爷!”

信是她当着崔贵妃的面写的,内容自然无伤大雅,均是夫妻间的客套话,不过是向凤玄霁问好,并告诉他一切安好,让他不需记挂自己。可从头到尾她都未说一句自己被关永巷之事,这样反倒让崔贵妃相信,她对凤玄霁像有几分真心。

崔贵妃走时,岳如霜站在殿门边相送,在与王盈颖插肩而过时,两人对望一眼。

岳如霜料知王盈颖也是个心思熟巧人,她的心思,王盈颖瞬间就明白。

待出了永巷,王盈颖忽冲崔贵妃道:“糟了娘娘,奴婢只知要走,却忘了取走王爷的信!”

崔贵妃愣了愣,转身望向她,见她一副认真的,嘴角含着抹笑意道:“你对霁儿还是念念不忘!”

王盈颖忙垂头低语道:“奴婢不敢!”

崔贵妃轻叹:“本宫劝你收起这份心思!霁儿不日就是要入住东宫,他是要当储君的人,本宫绝不许有人挡了他的路!岳如霜不行,你更不行!”

王盈颖满腹委屈,眸底含着泪珠,却始终扛着不落。

她是喜欢凤玄霁,从凤玄霁救她的那天起,她就觉得此生再无可能爱上别人。

她也知道,他是当今的四皇子,是崔贵妃的儿子,她与他此生已无可能,她便将对他的爱掩藏于心,借着他接近崔贵妃……

她没想到,凤玄霁后来会娶了岳如霜。

虽然她与岳如霜十年未见,但岳如霜除了气场比幼时强大些,大致模样与幼时相差不多。

她知道,岳如霜不可能爱上凤玄霁,岳如霜嫁给凤玄霁的目的,与她相同。

只不过岳如霜成功了,凤玄霁几乎对岳如霜百依百顺的。

这让她有些妒忌,但她没有像杜家姐妹那样,为得到心爱的男人不折手段。相反,她却在暗中帮助并协助了岳如霜。

她担心大婚那日,崔贵妃会认出岳如霜,便使计绊住崔贵妃,让崔贵妃不要这么快与岳如霜相见。

后来,她又得知,杜玫莹告御状,揭露岳如霜的身份,她便暗地给岳如霜通风报信……

“奴婢明白!”王盈颖屈膝跪地道。

崔贵妃由宫人扶着上了辇轿,望着地上的王盈颖道:“去吧!记得早些回来!”

说时一行人缓缓远去。

王盈颖待崔贵妃一行人走远,这才折回永巷。

王盈颖将岳如霜拉置暗处道:“霜儿妹妹,我知道你在找什么?”

岳如霜料到她会折回来,将写给凤玄霁的信交至王盈颖手中。

“那姐姐可曾找到?”岳如霜直言问她。

王盈颖望望殿外,确定无人后,才贴近岳如霜耳边小声说起。

岳如霜闻之面色青白交替,揪住王盈颖的一只手臂道:“那份名单在哪?”

王盈颖摇头:“我已将这宫里翻遍,却始终寻不到那份名单,怕是,有人故意藏匿,以此掩饰当年的罪行!”

岳如霜失望地放开她。

见她眼神闪烁不定,隐约觉得她有事瞒着自己,反握住她的手道:“姐姐可是知道些什么,不好实言告知我!”

王盈颖心虚地撇过头,言不由衷地说:“哪有!贵妃娘娘还在等我呢,我得走了!”

“颖姐姐!”

岳如霜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唤道。

王盈颖却头也不回。

岳如霜觉得她对自己的态度已同以前不同,以前两人无话不谈,也不知是初次相逢,还是这十年来的岁月,将两人生疏了。

岳如霜觉得王盈颖对她生有顾忌。

可这顾忌是什么?她却始终想不明白。

王盈颖出了永巷,心汗簌簌直落。

她按住心口默念:对不起霜儿!我知道表哥对你的心思,希望你永远不要知道真相的好!

望着可怜楚楚,极想知道真相的岳如霜,刚才她差点忍不住将真相说出口,可是那样的真相太过残忍,她担心岳如霜会受不了,便推口说崔贵妃在等自己,头也不回地走了。

王盈颖情绪不稳,有气无力地贴着宫墙走了几步后,蹲在墙根处抽泣起。

凤炜鄞一下朝,就朝永巷而来。

他知道自己出入永巷不方便,可又极想见岳如霜,不知不觉就朝永巷步来,待他发觉,已到永巷宫门前。

他想,就远远望一眼也好。

哪知不经意一眼,就瞧见一宫女失魂落魄地从永巷跑出,走上几步后,那宫女居然蹲在宫墙根处痛哭起。

---- 作者寄语:晚上有事,今日只更一章了,明天上午补发一章,感谢各位支持!

大众娱乐网安卓版

斗兽战棋破解版

伊甸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