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针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5-【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49:36 阅读: 来源:针阀厂家

两人在幻神大陆相遇点点滴滴,一幕幕融入赤孜蓁脑海中。

就在夜启天以为赤孜蓁会恢复清鸢的记忆时,赤郢与帝纾琦赶了来。

“住手!”帝纾琦纤指一弹,将赤孜蓁脑中的珠子施法吸了出来,继而将那珠子接住,托于掌心细瞧。

帝纾琦盯着珠子,感受着那熟悉的气息,嘴角逸出一丝苦笑:“夜少主倒是对清鸢如此深情,可那是清鸢,不是蓁儿!夜少主求您高抬贵手,放过蓁儿吧,若没遇上你,她会很快乐的!”

帝纾琦难得放下绛贵的身份,以一个母亲的身份恳求起夜启天。

夜启天心口一窒,面对这位曾以刁蛮无理出名的天庭郡主,夜启天没想到她会为了女儿委身恳求自己,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望着帝纾琦掌心中的珠子,又瞧了瞧杵在一旁发愣的赤孜蓁道:“是不是清鸢,王后比谁都清楚不是?”说时衣袍一挥化作白光离去。

倒是赤孜蓁自打有了清鸢的记忆,心里作痛的紧,就连她曾经被退婚的记忆也随之苏醒。

赤孜蓁望着自己的母亲,指尖一点,从帝纾琦手中将珠子取了去。

“蓁儿……”帝纾琦不知如何跟赤孜蓁解释。

她知道赤孜蓁素来自尊心强,被同一个人退了婚后,又在另一个世界遇上那人,两人又互生相感,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别是一番滋味牵绕着人。

赤孜蓁暗自叹息。让她真恨夜启天,她又做不到。毕竟退婚前她仅见过他一面,那一面还是在她三百岁的时候,相当于人类五六岁年纪。那时的她尚是麒麟身,那回随父母去天宫给神主贺寿,在神宫花园碰巧遇见玩耍的夜启天。

那时的夜启天有一万六千岁,相当于人类的十二三岁,标准的少年郎样。外貌出众不凡,神情却带着神家的傲娇,时不时捉弄取笑赤孜蓁,惹得赤孜蓁大哭,心底却对他生了倾慕。

她发誓一定要好好修习术法,早早修得人身好嫁给他。

功夫不负有心人,六千岁的时候,她终于修得人身。

在无忧岛上再次与夜启天相遇,此时的他已是翩翩美少年,围绕在他身边的仙娥诸多,面对这些倾国倾城的仙娥,青涩未褪的她自然引不起他的注意。

然而她对他的情意反倒更深了去。

无意间,她离开酒宴去了梅林,不想在梅林里遇见了神后莫寒烟,与神后一起看了场梅花雨,神后对她印象深刻,回去与神主说了些什么,没多久,神主就给她和夜启天指了婚。

她得到消息后,暗自偷笑,没想到笑容还没绽开,却得知,夜启天上门退婚来了。

她记得退婚那日,她就站在正殿的水晶帘后,透过熠熠闪光夺目的水晶珠帘,望着白衣胜雪,纤尘不染的人。

那人就在眼前,明明美好的如同冰山玉雪,说出的话,却是冷得沁骨,让人生寒。

只听他薄唇一翕,道:“承蒙神主抬爱,将令爱指给了本少主,然,本少主一向心无旁骛,只想静心修行,早日荣登上神之位,免得辜负了神主的厚爱。如此一来么,到是无时间考虚个人之事,所以这婚……”

夜启天说时望望麒麟王,见麒麟王眉头紧锁,继而嘴角一勾,继续道:“为了令爱的将来,这桩婚事就此作罢了!”

赤孜蓁如受雷劈,纤指早已紧握成拳,尖锐的指甲齐齐划破掌心,留下一道道血痕,而她早因巨大的心痛无了知觉。

麒麟王自然已生怒,可面对强胜的神界少主,他是敢怒不敢言。只听得他哀声叹气,耐着性子问夜启天:“小女究竟哪里不好?”

夜启天冷笑道:“本少主乃是上神,如何娶头变异的梅花鹿回去!”

说是白袍一拂,负气地撇过身,神情已由之前的客套变得强硬。

麒麟王气得发抖,素指掩在袖中,暗地里不知握了几次拳。见水晶帘拂动,料到赤孜蓁已将两人的对话全听了去,心口陡然间揪紧,闭闭眼道:“就按少主的意思!”

赤孜蓁心瞬间碎成千万片,没想到父王这般妥协,她觉得再无尊严可言,哭着跑出麒麟圣地,继而去了天宫的化神池。

这会的她好恨这身麒麟骨,急于脱骨成人,可是那化神池,唯有上仙以上级别的人才能在池中顺利脱胎换骨,而她不过仙阶六级,哪里敌得过化神池水的神力,化去身骨不算,还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这就是她悲催的前世。

赤孜蓁回想起泪如雨下。

后来,她料到,自然是她母亲不忍她魂飞魄散,用女娲石的神力,收集了她的残魂,将她送到那个异世界得以重生。

没想到她会在那个世界再次遇到夜启天,还爱上了那人……

这是怎样的一种轮回宿命?他与她终是有缘的吧!

赤孜蓁低头,望着掌心里的珠子,不时回忆做为清鸢时的点点记忆。

她知道自己对于夜启天的感情,不可能因为之前的退婚而淡却,只是骄傲如她,自然不能像以前那样,任他予取予求。

赤孜蓁将珠子收起,安慰一旁的母亲道:“母后放心,此回,孩儿绝不会任由他予取予求!”

帝纾琦望着赤孜蓁认真的眼眸,微微颔首。

因着炼妖瓶的原因,赤孜蓁第一时间就能感知夜启天的下落。

这一转眼,又是三百年,这日她信手掐了道诀,见炼妖瓶气场不对,好似隔了层云雾轻纱,察觉已不在这世界,心里一慌,立马化成一道清风寻去。

因着女娲后人的关系,时光隧道与她不过是扇静止的门,她倒是很轻易的穿过那扇门,回到了幻神大陆。

还是那座高耸入云的大山,一级级石阶拾级而上,直至没入云雾深处。山上钟声回响,穿透那一座座巍峨的楼宇传进耳畔。

赤孜蓁没有再登上石阶,而是直接飞入他的寝殿。

见他双目静阖,盘坐在蒲团上,白衣胜雪,银发却成三千丈,清隽出尘的如同棵芝兰玉树,只是这芝兰玉树萧瑟憔悴的让她不敢正视。

赤孜蓁眼眶瑟痛难忍,这样的他,让她心口顿时如利刃划过,不时有剧痛涌出。

“凌华!”她没有勇气唤出他的本名,便用了他在这片大陆的名字。

夜启天没有睁开眼,淡定自若的似乎没有什么再能引起他的注意。

他来这世界已有三千年(有时间差),对于那个记忆中的女人,他似乎渐渐已忘记,今天是他的大限,他终于得到释然,不过他想再见她一眼,可是老天已不给他机会,他知道她是不会来的,三世的纠缠终是他欠了她。

只是……他好像听到了她的声音,那么远,又似那么近,他想睁开眼,却觉眼皮千斤重,怎么的都睁不开,才想起,今天是他的大限,过了今天,他便真无牵挂,成了那无欲无求至高无上的上神。

想起上回的度劫失败,不时苦笑。他算是明白,其实那算不得失败,不过是天道让他在这与她相见而已……

---- 作者寄语:这个就到这里了哈,满不满意都这样了,明天写新的故事了。

冰火战姬

英雄之剑内购版

埃克斯幻想破解版

坦克之争安卓版

相关阅读